性感猛男篱笆子

性感猛男篱笆子

关于我

我们不断来去着,这个地方
成为闪闪发光的一颗星星以及宇宙,为了层层的闪耀
我们不断来去着,这个地方
因为你太过美好
因为我太过美丽
恋爱之神一定会将通往未来的钥匙从云层的缝隙间为我们抛下
所以 请放心
相信自己
相信 我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大概会喜欢KinKi Kids到心脏停止跳动」

点TAG看前文,我知道你们都忘了

—CP虹笃KK末子(?)

—全文有黑化不推荐看【】

—我很爱樱井翔真的


相叶雅纪就像一片叶子落在地上一般消失的无声无息,堂本真咲在用一个女人最后的毅力支撑着找了半个月之后把樱井翔约了出来

那位意气风发的后辈似乎是不打算让人看太多的笑话所以故意涂了比平时还要厚重的妆用来遮住自己憔悴的面孔,樱井识趣的没有说破,而是坐在对面慢悠悠的搅拌着冰咖啡等着对方开口

“我放弃了”

真咲说的开门见山

“没能留住前辈送到手边的缘分,我很抱歉”

对面的女孩眼圈很红,但是却没让眼泪流出来,她顿了顿借着放糖浆的机会缓和着自己的情绪

樱井心里多少涌上些许愧疚,忍不住开口安慰道

“没什么好和我道歉的,真咲你已经努力了不是吗?说到底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初没把相叶介绍给你的话……”

提到这名字的时候,真咲搅冰块的手忍不住抖了下,最后慢慢的把吸管放入口中小口的喝了起来

“是我太大意了……”

樱井道歉诚恳

“谁能想到他竟然工作都扔了就这么消失了”

“是啊”

真咲扯扯嘴角

“我还当做失踪人口报了案,结果没过几天酒吧就收到了他的辞职信,想来想去不告而别的理由也只有因为我了吧……相叶氏他啊,其实没必要这样的,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不同意的话……直接……”

她的声音抖了气来,慌乱的抓起了旁边的纸巾,涂了这么厚的粉,妆花了想必十分精彩

“所以说啊,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是了解他了解的太少了”

樱井一边低头回着手机里收到的消息一边不动声色的‘清洗’着自己

“真咲你这么好,一定会找到更适合你的,不是吗?往好了想,那小子没在婚礼上逃跑不是万幸吗,不然就真变成什么多拉马之类的了”

他的口气俏皮,让真咲忍不住笑出来,她摇了摇头

“学长你不用安慰我了,我会好好整理心情的”

手掌拍在脸上传来‘啪啪’的声音,堂本真咲努力的瞪大眼睛

“你的后辈!永远都是最有活力的后辈!”

她说话的声音很大,惹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樱井翔慌乱的摆手

“喂!小点声啊!”


二宫和也站在办公室里朝窗外望,那个每天都会在门口站一阵的女人今天没有再来,那说明了什么呢?

放弃了?还是相叶雅纪回来了?

他头疼的厉害,上次胡乱的告白后遗症似乎还没有被完全消化掉,只要稍微安静一会儿那些画面就全部冲进脑袋里让人不得安宁

二宫皱着眉扯过手边的文件,他需要工作,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麻痹,才能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只应该在夜晚的梦里出现的东西

“nino……”

大野智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大概是由于慌乱,甚至都没能来得及敲门,他拿着一份文件递到了二宫面前

“你最好马上看看这个”

“……什么天大的事儿……又有老狐狸按不住了吗?”

“并不是他们的事……是公司的数据安全出了问题……”

二宫半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低下头认真的看了起来

“两天前发现的”

大野智低声说

“本来在做基础的修复工作认为是单纯的漏洞,后来发现补救无效反而数据流失越来越大,很多资料流向同一个IP,但是这个IP本身担心也是陷阱所以……”

“……我知道了”

二宫沉思片刻作出决定

“给光一打电话”

堂本光一的电话并不是那么容易打通的,二宫和也耐着性子打了一遍又一遍,那边才可算听到

“……喂”

“听着,公司安全系统有问题”

那边声音沙哑,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唔……”

“我给你大笔钱不是用来养闲人的,堂本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

二宫和也咬牙切齿,电话那头似乎也听出了他的暴躁,打了个哈欠

“我知道了,我会去查的,不过这种新式病毒不是那么好清理的,大概需要一点时间,让你们公司那帮吃闲饭的好好检查下垃圾文件,养我一个和养他们一群哪个比较蠢,你应该明白吧?”

电话那头隐约能听到其他人模模糊糊的声音

“吵醒了吗?抱歉,我这就挂电话……总之,我会去查的,把钱准备好”

堂本光一说完,电话就匆匆的挂断了

二宫和也把电话递给大野智,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半晌

“O酱,你说,姓堂本的会有多少人?”


松本润在家里呆到发毛,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他从公司拿了几个单子回家里设计,勉强打发着无聊的时间,大概是因为做贼心虚所以他与二宫并没有再次的联系,有些担心樱井会根据那辆车查出什么,不过就观察来看,表现却一切正常

总觉得趁着自己在家应该改变什么

是什么呢?

他咬着嘴唇拿出手机

【晚上回家吃饭吗?】

发送之后又不死心的补了一句

【吃扇贝】

总觉得这句话写的有些多余,但是想取消却有些晚了,那边显示已读,几分钟后

【好】

莫名的,松本润长出了一口气

他拖着还有些别扭的腿来到厨房,难得兴致高的哼起了歌,煮扇贝,然后取点肉做意面好了,放点罗勒味道应该会很好……

樱井晚上回家的时候在门外就闻到了香味,他吸了吸鼻子,忍不住思考有多久没有这么期待打开这扇门了

松本润把面条放进碟子里往外端的时候,樱井翔正扒着厨房门往里看,松本润吓得一哆嗦,手里的东西差点掉到地上,樱井吓唧唧的冲上来帮他端着

“不要掉啊,掉了也太可惜了”

他把碟子放到桌上又过来扶松本润

“明明带着伤还要做饭,身体还好吗?”

松本润任由樱井翔扶着到了桌子旁,他低着头所以樱井看不到他有些发红的眼眶

“……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如果你这么在意我的话

吃饭的时候松本看着樱井翔大口大口的吃东西,亦如当年天台上认真啃着三明治的模样,他有些想笑但是嘴角却怎么也弯不起那样的弧度,直到樱井吃完自己的那份也才动了几口,他晃了晃脑袋认真的吃了起来

刷碗的时候两个人争执了半天

樱井说松本润还有伤所以自己去洗,松本说自己就算有伤也不会把碗扔在地上,最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樱井妥协道

“那你洗我帮你放好总行了吧”

这样才避免了一场因为家务而起的矛盾

总体来说,弥漫着一股叫做甜蜜的气息,只不过这股甜蜜是糖浆糊掉之后挥发出来的罢了

洗好碗两个人坐在电视前面无聊的发呆看着无聊的电视剧,就在樱井马上要睡着的时候松本润及时晃醒了他

“不要在这里睡!要睡回房间!”

樱井哼哼了一声倒在了松本润的大腿上,只是个本能动作罢了,然而却在倒下去的一刻脑子无比的清醒了起来

那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午后的阳台上,能闻到松本润身上清新的肥皂香气,发丝间漏进的阳光照在长长的睫毛上,美好的一塌糊涂

他现在依旧拥有这个人,虽然意义早已经不同

松本润没想太多,只是用手拍着樱井的头,在哄他睡觉一般,嘴里还矛盾的嘀咕着要睡就回去

樱井紧紧的闭着眼,他不敢睁开,不敢去面对那双他看了那么久的那双眸子,所以在嘴唇贴到额头的时候他几乎是本能的弹了起来

松本润以为他睡着了亲了一下,没想到人却没睡坐了起来,两个人一时间全都愣在那儿,互相瞪着对方看了半天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伸出了手抱住对方,相贴的嘴唇堵住了所有有关怀疑歉意背叛的话语

就这样好了

就这样吧

至少现在

让我忘掉一切吧


空旷的大宅里,有位老人坐在落地的玻璃窗边,外面的花园里挂着几笼小鸟正活泼的叫着,他举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放在一边,杯子里很快又被斟满了水

“你看啊,这鸟叫的多高兴啊,年轻到底是好,有活力有精神,不像我都一把骨头了想这样叫也叫不动了”

他举起那杯新倒的茶小口的抿着,似乎因为香味点了点头

“但是茶却不一样,年头越久就越好喝越有味道,都说三年成药,可能就是这意思吧……那我这把老骨头,该是什么药材啊”

他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似乎因为过于急促所以有些喘

“老爷,您该休息了”

后面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刚要离开就被老人一把抓住,力气很大,根本不像个老头子一般

“你是想做鸟呢,还是想做茶呢?”

他浑浊的眼珠看着面无表情的年轻人

“雅纪”








某位爸爸说我什么内容都没写

大家平心而论

进展飞速啊!!!

上次更新是3月,看,我是季更!!!【】

标签:七年之痒

 

评论(3)
热度(56)
© 性感猛男篱笆子 | Powered by LOFTER